p1给亲友的剑三大头(线稿未完成
p23是私设oc  人设也没想好就画了个脑瓜壳🗯耶

秦淮绝2未完

少年站在门前抬头看着牌匾,那字迹已模糊不清。
一刹那,他的眼神有些恍惚,阳光打在他脸上睫毛投下的阴影,让眼底的色彩深沉起来。
他像是透过这个扇门,看向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,时光在他眼底摇曳,沉淀。
 晨起的老人推开门,那门吱呀呻吟着,看上去摇摇欲坠。
瞧见院前的身影,秦老心底还有些疑惑,谁一大清早便到这荒芜的院子前候着。
在看清那面容时,喉头的哽咽却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 “主……”
少年回头看他,忽地一笑。
“好久不见,阿榕。” 
当孩子们结队来到老人的草庐时,却意外地发现老人早已不知去向,连他居住的草庐也不留丝毫痕迹,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。 
领头的孩子嘟嘟囔囔地叼着草秸准备离...

秦淮绝1

他初生时,秦淮河畔下了一场绵长的雨。

那天正是春分时节,整一个月,河边的垂柳随风舞动,迎面扑来都带着一股湿风,却散不开弥漫的氤氲雾气。沿岸桃花的花芽被水汽浸润,沾着露水闪射着微光。

那个清晨,在不经意间,没有人注意桃花树下多了一个少年,面容清俊,皮肤如初雪般白皙,倒是不似凡人一般。他身着玄色的直裾,及膝的乌发只用一根深红色的发带松散的束着,仿佛是厚重成熟的衣着,配着他灵动的眼神却丝毫不见突兀,淡薄的唇边隐含着浅浅笑意。

他折下一枝桃花,沿着黄土小路走着,倒是奇怪雨后湿泞的泥土却丝毫没有沾染他的衣袂。

天方亮,这河边的烟雨小村上的人们大都还在睡梦中沉眠,只隐约传来几声鸡啼,有稀疏几个伛偻...

© 鹤栖 | Powered by LOFTER